新闻详情

新闻详情

副标题

融合应用助推5G进入飞跃之年

人民日报电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设100周年的日子里,世界5G大会将迎来第三届盛会。2021年是中国5G技术正式商用的第二年,科技日报记者将采访工业界精英、科技企业、流传学者等,围绕今年世界5G大会主题——“5G深耕 共融共生”进行广泛探讨,以助力5G技术的加速应用,推动经济社会的高质量生长。

2021世界5G大会将于8月在北京召开。

作为全球首个5G领域的国际盛会,世界5G大会已成为全球5G交流、推动5G工业化生长和应用富厚的重要平台,更跳出通信领域,吸引了社会各界及各行业的关注与加入。

2019年,第一届世界5G大会召开时,正逢我国5G启动,但还没有真正铺开网络建设,这届大会如同为工业界发出了一道“发动令”。第二届世界5G大会召开时,工业界对5G的建设有了一些体会,大会讨论的焦点因而更有针对性,好比,5G在抗击疫情和复工复产中发挥的积极作用、5G建设中袒露的一些问题等。

今年,全球已有100多家运营商推出了5G网络服务,进入5G融合应用的探索,我国5G用户也已过4亿。在消费者层面,用户所关注的应用在哪里?行业所关注的工业互联网能否支撑我国工业高质量生长?

针对当前民众关注的5G热点问题,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近日接受了科技日报记者专访。

5G建设还处于进行时

在全球科技界、工业界的配合努力下,5G商用进程大幅加速,与经济社会融合日趋紧密,人们对5G的畅想正一步步走向触手可及的现实。

5G连续成为社会关注度的热点,期待与争议并存。

邬贺铨说:“中国的手机拥有量已凌驾人口总数,有些地方如北京已凌驾100%。还没有一种产物像移动通信这样拥有如此高的普及率,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是一定现象。5G也是如此。”

谈及那些对5G的“吐槽”,邬贺铨认为,从中可以看到公共对5G所带来的纷歧样的通信体验的期待,也可以看到工业界前期对5G的愿景宣传过于理想化,这种愿景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不行制止地引发了一些“吐槽”,可以理解。

“移动通信网络的建设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它决定了用户体验的提升有个渐进的历程。”邬贺铨强调,尽管现在5G网络已触达中国主要都市,但是网络笼罩还没有全部完成,不光在笼罩的广度上还处进行时,室内笼罩也还待跟上。因此,在有些地方,有些场景,5G手机用户会看到没有5G信号。

他说:“只有少数人拥有更先进的通信工具,难以形成社会效应,这是通信行业赋能的基本纪律。”

从三大运营商宣布的数据看,截至5月底,我国5G套餐用户数已突破4.5亿。但在邬贺铨看来,虽然中国的5G用户数已或许占全球80%,但从普及率来看离“人人都用”另有距离。从这个角度去看“感受到5G不存在”的吐槽,便很自然。

与此同时,没有跟上进度的5G应用开发,导致了用户对5G的体验缺失。但一个好的趋势是,据统计,5G用户的视频流量消费已经横跨4G约16%。

邬贺铨相信,随着网络建设的继续推进和工业界的探索努力,5G应用的富厚水平也会逐步跟上。

从抖音、快手等应用看,4G视频业务的推动力量是用户,那么,5G能否继续营造用户发生内容的气氛和情况?邬贺铨透露,今年世界5G大会期间将有专门环节对此进行讨论。

正视工业互联网痛点和误区

我国5G用户规模领先全球,这种消费层面的扩展还难以体现业界对“5G真正的未来在工业”的共识,工业互联网能否支撑我国工业的高质量生长?

邬贺铨体现,消费层面的应用是共性的,从工业层面看,差异行业差异企业有很强的个性需求,不能从以往移动通信消费者市场的体现去评价或期待5G在行业的落地。

“发达国家是在工业化基本完成后才推信息化,中国是在工业化没有完成的时候推信息化。从这点看,这是中国的劣势,也是我们实现跨越生长的优势。”邬贺铨说,“相比前几代移动通信,5G的高带宽、低时延等特性适合、适应工业应用。中国工业面临高质量生长转型,5G给我国整个工业体系带来新的改变及提升机缘。”

他坦言,目前,5G主要应用在现场级且多为机械视觉类视频传送,尚未进入主流应用。5G全连接工厂并不现实。5G行业应用另有痛点和误区。

邬贺铨介绍,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建设中,企业大脑宁静台的建设大热,相对而言,垂直行业企业现场数据难收罗的问题却被忽略。他说:“企业大脑搜集底层统计数据和外部数据,对实时性要求不高,车间级直接对生产历程控制的企业小脑更为重要。需要从机械联网做起,才气挖掘企业小脑数据。”

邬贺铨体现,另一点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企业的机械数据和传感器数据基本不出企业网,但我们现在太过关注建设跨企业的标识系统和高质量的企业外网。

邬贺铨说:“不是说标识体系不重要,5G to C(民众网络)的网络架构也可以用到部门企业网,但对大中型企业并非科学合理的模式。”他建议,深入研究企业网络的需求,开发新型5G to B架构,以支持企业网低时延、高可靠、高宁静的应用。

另一个挑战也已迫在眉睫。

一个典型工厂的控制点在20世纪90年代末仅5万个,到2030年将增加到55万个。我国机械行业80%的设备仍接纳传统的继电器和接触器进行控制,尚未使用工控系统产物。已用的大中型产物70%来自外洋,宁静漏洞令人担忧,且不少属于相关制造商的专有方案,协议不开放。

针对传统基于现场级工控设备的工业互联网层级多、尺度碎片化、IT/OT融合困难,网络宁静性低等现状,邬贺铨提出,开发新型工控设备高起点建设工业互联网。


上一篇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副标题

收藏本站
 
 
全国分布
黑龙江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湖北 湖南 广东 海南 四川 贵州 云南 陕西
甘肃 青海 台湾 广西 内蒙古 西藏 宁夏 新疆